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戏 >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在重庆市奉节县的大山深处,有一条河,河水九曲回肠故名“九盘河”。由于水流湍急,两岸山势陡峭,为了方便过河,村民在河上架起了大大小小十余座溜索。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两年前的这张照片让人们记住了“溜索法官”

  两年前,几位年轻小伙抱着国徽坐着溜索过河的照片被发到了网上,他们从此“蹿红”,并有了一个响亮的称号——“溜索法官”。



点击视频欣赏《溜索法官》MV


  一群年轻人,一条河,因为一次美丽的邂逅,被山外的人所熟知。

“最高法庭”里的年轻人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溜索干警”走在巡回审判的路上

  “溜索法官”来自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第三人民法庭,法庭驻地位于兴隆镇,管辖5个乡镇,幅员面积950平方公里,海拔从200多米到2100多米,辖区山大坡陡、谷深路遥、气候多变,海拔高的地方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下雪。因为法庭海拔较高,第三法庭也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最高法庭”。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溜索法官”合影

  第三法庭干警共六人,都是80后和90后,年龄最大的36岁,最小的22岁。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程政清在风雪中清理车窗上的冰雪

  程政清,第三法庭庭长,80后,西南政法大学本科、重庆大学硕士毕业,2007年9月18日来到第三法庭,对这一天,他记得特别清楚。“刚来时,晕车,第一天是在呕吐中度过的,10年了,现在已经完全适应盘山公路了。”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李明航为留守老人宣讲法律

  李明航,80后助理审判员,西北政法大学本科毕业。“在山里当法官和在学校想的不一样,不会方言就无法交流。”李明航说,“只有学好当地话,才能更好和他们交流。现在,别人说啥子已经麻(难)不倒我了”。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王威为学生讲解“威威说法”普法宣传漫画册

  王威,90后书记员,西南政法大学本科毕业,在乡镇广播站开办了“威威说法”普法栏目,还绘制了普法宣传系列漫画。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严辉驾车行驶在冰雪路上

  严辉,90后法警,奉节当地人,年纪不大,但车开得很老到,平时除了做法警,还兼职当司机,开警车,对辖区内的情况很熟悉。

  舒涛,80后员额法官,西南科技大学本科毕业,来自四川广安。

  旷兆,90后书记员,法庭年龄最小的干警,负责庭审记录等工作。

和你一起去溜索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行走在巡回办案途中的年轻人

  从奉节县城出发,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到达兴隆镇。盘山公路沿着弯弯曲曲的九盘河,从河谷中穿行而过,一路美景相伴。两岸绿树成荫,苍翠欲滴,清澈的河水在山缝间逶迤而行,天气晴朗的时候,河水宛如一条玉带在山间缠缠绵绵。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当然,天气不可能永远那么温暖宜人

  工作在山清水秀的地方,是很多城里人梦寐以求的事。然而对于第三法庭的年轻人来说,一开始他们是“拒绝”的。


感受下法官们渡河时的心情

  九盘河这边是县城,那边就是村寨,村民李高强等家住九盘河的另一边,河上的一条溜索是村民过河的唯一交通工具。法官如果要去河对岸办案或普法,就必须乘坐溜索过河。


谁说庭长就没有胆怯的时候?

  坐溜索对于程政清来说,完全是一场考验,因为他恐高。刚分配到法庭的那几个月,他每次看见暴雨涨水后波涛汹涌的九盘河水就直犯怵,更不用说坐溜索了。但因为工作需要,他不停给自己壮胆。第一次上溜索时,脚发颤,手冒汗,眼睛根本不敢往下看,甚至想到了最坏的事——如果绳子断了,掉落河中,该怎么办?


每个人开始都不适应,最后都不想走

  随着坐溜索次数的增多,如今,他已经能够像当地村民一样,吊着溜索淡定渡河。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此时乘溜索的心情可以说是很平静了

  但是,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溜索也潜藏着危险。

  去年8月,程政清和王威坐溜索到村里开庭,程政清先过了河,王威背着审判包刚坐到河中间,就听见“咔”的一声。原来,溜索上的一个后滑轮裂损。王威迅速用双手抓紧头顶的钢索,程政清在对岸小心翼翼地拉紧溜绳,经过努力王威最终脱险。从此以后再有过河任务,王威就被排除在外——因为6个人中,他最重,连人带包加起来接近100公斤。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所以你能猜出谁是王威吗?

  “溜索只是我们的交通工具之一。随着国家推行高山移民政策,那些原本住在大山里的村民都搬下山了,我们乘坐溜索的次数也逐渐少了。”程政清说。

此心安处是吾乡

  法庭地处高海拔山区,条件相对比较艰苦。是什么让这群年轻人坚守在大山深处?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在家门前开庭的情况这里很常见

  庭长程政清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法庭,但他自己都选择留下。“法庭没有惊天泣地的故事,只有田间地头的家常,走村串户的调解,用法律主持公道,用真情化解矛盾。这是我作为一个法律人的初衷,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数字巡回法庭不能少

  “刚开始,是几个人如兄弟般的情谊把我们拴在一起,整天无话不谈、同悲同喜。到后来,是工作中的成就感把我们留在这里。老百姓感激的言语,是很容易让人满足的。”舒涛说。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为留守老人普法

  “我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这里的星空,这里的田野,还有烫着火锅的下雪天,一群人在一起就像大学宿舍一样,感觉很嗨。”来到法庭3年的王威已经爱上了这里。


我的父老乡亲

  其实,他们也曾苦闷彷徨,他们曾暗暗自责,远离家人无暇照顾,面对女友不能给予承诺;他们也曾有机会离开,选择更轻松、更亮丽的人生道路,然而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们最终都坚持了下来。


走到哪里就把国徽带到哪里

  此心安处是吾乡。化解矛盾纠纷后的成就感、当事人肯定感激的话语、领导与同事的鼓励鞭策……这些点点滴滴的平凡收获让他们内心更加坚定自己的信仰,在高山法庭这片沃土里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三轮车载我去开庭

  近三年来,法庭共处置化解各类矛盾纠纷3000多件,其中审结案件1600多件,三名审判员人年均结案近180件,案件调撤率70%以上,服判息诉率高达98%。从海拔200余米的沟壑到2100多米的大山之巅,他们的足迹踏遍5个乡镇40多个村200多个村民小组,覆盖辖区面积95%以上,他们用艰辛和坚守在大山深处构筑起消弭矛盾纠纷的“和谐屏障”,也为生活在重峦叠嶂中的人民群众平安发展夯实了“法治根基”。

生活里没有苟且 有的是诗和田野

青春绽放在溜索上的年轻人

冬天虽然寒冷,但是投稿的热情不能减,法院人养成日记火热投稿中,猛戳链接!!!


文章作者:吴辉

摄影:吴辉

歌曲《溜索法官》

作词:贺妮娟

作曲、视频编导:林晓佳

演唱:邱嫣

视频制作:曾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