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戏 >

挑战未来的社区生活模式

近年来随着生活品质的提高,人们对于居住环境的思考不再只局限于室内空间的大小或室内装潢的设计,交通、区域环境、社区文化和生活方式等因素被越来越多人重视。

建筑设计也不再是单一的建筑本体的设计,它关乎到整个区域的空间利用和社区文化的建立,并逐渐演变成社区规划的方向。

西村·贝森大院、赤城神社、Greenwich MillenniumVillage这三个社区建筑项目有着清晰的规划目标,在空间利用上都选着了多功能的分区综合利用,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地资源、社会资源、文化资源,为居民打造了一个良性发展的社区空间。

西村·贝森大院

位于贝森北路1号的西村·贝森大院是成都西村体量最大、业态最丰富的部分。它集运动休闲、文化艺术、时尚创意于一体,配套提供创意主题酒店、综合展演空间、楼顶跑道等个性化设施,满足多元化的现实需求,成为以大院办公和特色文化商业为核心的创意生活社区。

西村·贝森大院由“中国当代艺术教父”栗宪庭担纲项目顾问,贝森集团董事长杜坚任总策划,当代著名建筑师刘家琨任总规划师。秉承“当代手法、历史记忆”的建筑理念,大院设计借鉴计划经济时代单位集体居住大院的空间原型,并尝试将这种带有集体主义理想色彩的社区空间模式转化到贝森大院当下的建筑模式与设计语言中,融集体记忆、地域特色与现代生活方式于一体,为现代城市的多样化生活提供一种更具当代性的社会容器。

挑战未来的社区生活模式

大院由东、南、西三边连续极限围合,以抱合姿态将自己的土地资源从周围的城市环境中界定出来,形成独特场域。北面为总长1.6km的跑道,缠绕整个建筑,由交叉坡道、屋顶步道、环形跑道、廊桥、长廊、屋顶天井以及外挂楼梯组成。外挂楼梯分布在东、南、西内立面的中部,作为形象强悍的连接系统,连接起内院、屋顶和地下一层天井,形成了一种既围合又开放的姿态。

建筑处理

在建筑的设计上,摒弃标准层的设置,根据功能需要,楼层层高各不相同。采用“蜂巢芯空腹密肋楼盖体系”争取更大层高,营造开敞流动的空间氛围,满足灵活多样的使用需求。外墙以当地常见的手工竹胶板作为模板,赋予清水混凝土独特的质感,使建筑与本土自然元素建立抽象的联系。建筑山墙、局部实墙、景观铺地、院墙等,运用大量的再生砖形成独特的外墙感官。除再生砖外,将大孔砖孔朝上用于屋面种植,而孔朝外用于机房通风和通透围墙;将小孔砖孔朝侧面,利于垂直绿化;将多孔砖孔朝侧面用于展廊墙面,利于展品固定;以及将常用于基本填充的煤矸砖作为清水外墙等,均是对基础性材料非常规应用的发掘和表现。以上材料应用在满足环保低价的同时,又使贝森大院具有强烈的本真化的材料特征。而水刷石和水磨石的大量使用,则承接了中国近现代建筑技术中成熟但行将失传的工法。

景观设计

内院中心的环形跑到是一个兼具运动、演出和展示的多功能露天空间。景观设计以功能规划为出发点,以墙造园,细分空间,分别以沙土地、鹅卵石、红砂石为基底,配以不同的竹种,形成竹伞覆盖的竹林茶馆、竹林办公、竹林教室与竹林广场。五个大小各异的竹林广场中设置有满足现代办公会议要求的设施,室内功能室外化,使建筑的功能得到延展和补充。竹林广场外缘为沿建筑内周边的环绕水渠,水渠之外是建筑挑廊下的休闲平台,作为建筑底层与内院空间的连接过渡。竹子是成都平原农耕文化和市井生活的代表性本土植物,引入成都本土文化的“竹空间”和“茶馆”为关键概念,旨在充分呈现大院闲适安逸的成都气质。

跑道贯穿环形屋顶,屋顶以“四坡水”方式向内聚合倾斜,整个屋面铺设再生大孔砖,孔内填土,可作绿化或城市农业,同时也是传统瓦屋面肌理的抽象表达。屋顶跑道布置有由当代材料“转译”设计的亭阁、观景台、长廊、廊桥、观景塔等传统园林景观元素。环形屋顶与大院共同组成了西村的超大绿地。

赤城神社

新潮神社时尚风 ─ 神乐坂赤城神社。朱红的鸟居、古朴的梁柱、威严的狛犬与染着岁月痕迹的雄伟殿宇,是日本神社在多数人心中的普遍形象。然而在东京繁华的市区,却有一座与众不同的神社,足以颠覆我们所熟悉的一切神社意象。这座充满现代气息的新潮神社,便是位于新宿区神乐坂的赤城神社。

赤城神社是神乐坂最古老的神社,内供奉着赤城山(今群马县赤城山)的山神岩筒雄命。在鎌仓时代,赤城山神跟随移民的脚步从上野国来到了神乐坂,就此落地生根。数百年来,历经祝融和战火的洗礼,始终守护着神乐坂的居民。无奈受现代社会无情的经济压力所击垮,随着重要的资助者赤城幼儿园在2008年歇业,老朽却缺乏维修经费的赤城明神面临了废社的命运。为了筹措维系营运的必要财源,社方大胆实行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创举,与三井不动产签订契约,用70年的土地承租权换取三井承包神社的修复工程。

挑战未来的社区生活模式

2009年,为期三年的”赤城神社再生计划”正式启动,三井公司聘请了建筑大师隈研吾担任总设计师,并在一旁兴建了结合咖啡厅、艺廊、店面、公寓和公共活动厅等功能的综合大楼,让神社不仅仅是宗教媒介,更转型成观光胜地,从商业行为所获取的收入也得以支撑后续发展。如此创新的杰作,更让隈研吾荣获2011年日本GoodDesign Award之商业解决方案和住宅两大奖项!

这是一次传统与现代设计的对话。神社延续了传统神社的造型,通过利落却不失温润的线条轮廓、透射着晕黄灯光的玻璃隔间、可爱又带有威仪的石造狛犬,打造出传统于现代融合的神社主体部分。右手边的方块型大楼远观有着强烈的隈研吾风格,靠近仔细观察却又发现与以往作品有着极大的不同:并非使用以往常见的木板、竹条等自然建材,而是用类似灰黑色调金属材质的铝片排列出简单利落的线条。在密集与规律中,每片面板的角度却不尽相同,乍看之下很像被风吹动而造成的差异,试图拨弄后发现是固定的。这种动静模糊、扑朔迷离的奇妙设计,也让原本无趣的建筑体多了些生动的想象。

赤城神社开辟出一种新的生存模式,将单一的宗教功用改造为多功能的宗教社区,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朝拜参观。

Greenwich Millennium Village

格林威治这个地名,大家一定很熟悉,因为格林威治旧皇家天文台的本初子午线,是全球标准时间制定的依据,也是地球经线的起点,而这里也是东进伦敦水陆的门户。工业革命时代,这里是重工业集中区,遍地的军工厂、弹药工厂,并一度成为全欧最大的瓦斯制造基地。到了80年代,120公顷的格林威治半岛已经是严重污染区域,随着工业、航运逐渐没落之后,这里就被荒废而闲置。1996年英国政府开始着手整治该片区域,在这里兴建都会型住宅,称为格林威治千禧村,将重工业污染土地变身“优良级”生态住宅。

这个项目包含在英国政府提出的“棕地再生”政策当中,目的在于利用旧有或废弃的已开发土地,取代绿地开发,建造新的住宅区,以减少发展对自然的进一步破坏。尽管土地能再利用,却得付出昂贵的整治代价。而且污染一旦造成,还是无法完全回复。棕地再生利用,正是深刻地提醒我们,珍惜越来越少的绿地,更应该深思熟虑,每一次的开发都可能带给环境无法还原的伤害。

千禧村的整治根据格林威治半岛的污染属性和程度,有针对性地采取不同的处置方法,重新开发,可以避免动用越来越少的珍贵绿地,这就是“棕地再生”的精神所在。同时在改造中注入绿色理念的社区的建设理念。开辟出大片的生态池用以完成“湿地重生”,是希望可以吸引回来,几百年前就住在这边的鸟类生物。在这工业使用之前,这里曾是一大片的沼泽区,很湿很泥泞,所以在过去几年已经发现有一些野生动物逐渐回来。

挑战未来的社区生活模式

社区的建筑运用色彩缤纷的建筑立面,多形态的建筑造型形成丰富多样的社区郡落。大部分的公寓都拥有南向大面积地开窗,把北国难得的阳光引入室内,减少人工,照明还有暖房的能源消耗。社区拥有大片的绿地、良好的交通、学校、健康中心、商店以及休闲娱乐设施。不像大多数社区优先考虑行车,半岛千禧村的规划当中更加注重绿色出行的徒步者以及骑自行车的人。在规划设计和建设过程中体现了对自然的尊重、对能源的节约、对可持续发展的思考。千禧村改造,让居民的重新回归,使得土地有了更有意义的使用。

http://www.citicfunds.com/cjRui143Du/5054314077.html